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681期 > 第A3版 国际 > 正文

好事多磨!中化终收先正达

分享:
作者:徐若滨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近日在北京宣布,已完成对瑞士先正达的交割。截至目前,中国化工拥有先正达股份94.7%。2015年以来,全球农化行业掀起重组浪潮,美国杜邦和陶氏宣布合并,德国拜耳宣布收购美国孟山都,中国化工抓住国际化工行业重组的重要机遇收购瑞士先正达,跻身全球农化行业第一梯队。

强强联合多方共赢

先正达是一家具有259年历史的百年老店,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是全球第一大农药、第三大种子的高科技公司,销售收入900亿元,净利润84亿元,农药和种子分别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0%和8%。

先正达中国大区总裁顾思锐表示,中国化工的收购要约实现了多方共赢。它保障了先正达能够专注于所擅长的工作,大力投入于研发,开发新的技术,帮助他们提高作物种植效率,提高产量。

数据显示,我国只有全球6.5%的耕地,要养活全球22%的人口。而我国种子和农药企业整体上规模小、技术水平较低。中国化工自2006年开始国际化经营以来,先后收购了法、英、德、意、以色列等国9家行业领先企业,2011年收购以色列安稻麦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非专利农药企业。对先正达的收购将能够填补专利农药和种子领域空白,对提高我国农业竞争力、保障粮食安全将起到积极作用。

长期以来,全球农化行业第一梯队呈现“六巨头”格局,分别是先正达、孟山都、拜耳、陶氏、杜邦和巴斯夫六家跨国公司。中国化工自2009年起就与先正达保持密切联系,一直在寻求合作机会。2015年5月,中国化工抓住先正达多次拒绝其他国际知名化工公司收购要约的机遇,迅速与先正达董事会取得联系,双方经过7个多月的艰苦谈判和交流达成了共识。去年2月,中国化工与先正达签署收购协议后,经过了相关国家政府的严格审批,最终通过包括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等11个国家的投资审查机构,以及美国、欧盟等20个国家和地区反垄断机构的审查,历时一年多,最终达成了此次收购。

助力农业供给侧改革

收购先正达,中化谋划许久,在这个事情终于落地的节骨眼上,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让中化对此事如此执着。其实,如果联系中国目前农资行业现状,就能知晓其中奥秘。

国家发改委产业所研究员姜长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化肥、农药、种子行业跟国际上的差距应该是比较大,无论是科技研发能力,创新能力,还是市场占有率,还有竞争能力差距都比较大。

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据统计我国原创农药企业每年投入研发费用较高,一般占总销售额的9%~13%,平均每个新种研发需要8~10年时间,耗资达到1.3亿美元。而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农药生产国,世界第二大种子市场,大多数农药企业研发投入却仅占销售额的1%~2%;在育种方面则也是一样,甚至国内绝大多数企业以“代繁”为主,原创研发能力亟待加强。

专家表示,作为世界领先的农业科技企业,先正达拥有先进的生物育种技术,在传统育种杂交水稻和杂交小麦等主要粮食作物上处于领先地位,每年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10%左右,在全球拥有专利超过13000件。

先正达北京创新中心总裁张蓓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该创新中心主要是从事的是早期前沿科学技术的开发和产品的开发,解决当前世界农业面临的挑战,包括怎么样来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更快更精准的育种。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目前,我国急需要一些高效、无害、低残留的农药化肥以及种子产品,这些生产资料到中国来,既能够帮助农民增收,那么更重要的应该能够有助力中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优势互补资源共享

俗话说,一件事情如果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永远成不了。中化的积极只是收购先正达“动能”的50%,“挑子”的另一头就是先正达本身。作为一家名声赫赫的公司,在孟山都、杜邦等巨头的集体围攻下,为何选择了中化呢?

据了解,孟山都作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及农化公司,想要收购先正达的想法已经不止一次的表现出来,也曾发出总价为450亿美元的收购预案。但先正达一直以反垄断监管风险为由拒绝此项要约。虽然孟山都在之后作出了促使先正达剥离种子业务和部分重叠农化业务等的努力,并一度将收购价格提高到470亿美元,但最终也没能如愿。

先正达集团董事长米歇尔戴瑞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拒绝孟山都的收购,很大原因是一旦孟山都收购成功,先正达的未来并不明朗,而中化将会保持先正达的价值和先正达的文化以及可持续性。

近年来,农药行业的整体萎缩拖累了先正达的盈利水平,2014年其全球裁员1000人;2015年实现营收134.1亿美元,同比下降8.78%;2016年首季继续下降达7%,表明公司经营状况并未获得有效改善。而中国的种子和农药市场,年规模逾百亿美元,但先正达的市场份额仅为3%~4%。

国家发改委产业所研究员姜长云表示,先正达通过跟中国化工合作,它实际上可以有利于更好的进入中国市场,甚至进入亚洲的市场。第二个就是因为中国化工在市场与世界上目前跟先正达实际上主要是一个互补关系,竞争关系并不是很强,但是跟孟山东他们的竞争关系比较强。

风险与机遇并存

作为中国企业最大的海外收购案,此次中化收购先正达可谓吸引了各界的目光,400多亿美元的收购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国外企业和国内企业的融合,也是不少人关注的焦点,毕竟从企业文化到体制,以及人才使用等方面,国内企业和国外企业的理念都不尽相同。

李国祥坦言,我国现在很多农产品在国际市场都是第一大国,但是现在进口规模整体上还是在不断地扩大,我国的农产品和国际市场相比较的时候,很可能由于成本高、价格高等原因失去竞争优势。先正达到中国来,要发挥出提高我们国家的农业的竞争力的作用,促进中国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

李国祥认为,收购以后,必须把国外企业先进的管理经验学习过来,如果按照中国这样一套体制来改造,先正达很可能会走向国内现在农业企业老路的,收购的意义也就会大打折扣。

正如李国祥所言,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也使得这次并购后,在企业整合中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其难点主要体现在国家法规制度、公司治理文化的差异,其渊源长久和根深蒂固的特性,使得文化磨合挑战极大,如何去磨合,是未来企业管理者需要着重去考虑的重点。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