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44期 > 第A4版 热点 > 正文

农村金融改革助力农业腾飞(一)

分享:
作者:徐若滨

农村金融改革是我国农村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历程脱胎于农村经济社会的现代化进程。1978年之前,农村金融资源的配置通过计划实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农村金融市场。1978年农村改革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核心,恢复了家庭作为基本生产生活单位的传统,在政府主导下通过市场配置农业要素,提高产出。专家表示,在这个背景下,改革开放以来,农村金融市场的作用不断提升,以增加供给来满足日益高涨的农村金融需求成为农村金融改革的主要任务。

不断发展中的中国农村金融体系

改革开放初期,农村金融改革聚焦于提高供给能力,设立新的农村金融机构和调整原有机构的职能范围,以顶层设计为主兼顾民间自主创新,具有强制性制度变迁特征。从改革导向上看,以专业化为主、市场化为辅,通过建立专业化的机构满足特定金融需求,并辅之以一定的市场化手段,初步建立了政策性、商业性与合作性“三位一体”的供给格局。在专业化与市场化改革的共同推动下,农村金融供给迅速恢复,金融体系对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的作用凸显,农村金融市场初步形成。这一时期农村金融与农村经济的联系更加紧密,农村经济为农村金融发展提供了日益良好的环境,带动了农村信贷业务的快速扩张,而农村金融也为农村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资金保障。

吉林财经大学吉林农村金融研究中心教授祝国平表示,在1978年到1996年,可以说是农村金融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农村金融虽然在名义上建立了“三位一体”的供给格局,但其实际功能仍然受到很大束缚,一些体制性问题困扰着农村金融的发展。

在祝国平看来,随着农村信用社改革的开始,从1997年开始农村金融进入了深化改革阶段。祝国平说,为进一步解决农村金融面临的突出问题,巩固“三位一体”框架的作用,1997年我国开始围绕农村信用社进行改革,同时不断加强政策性金融机构与民间金融组织的规范性。这一时期的改革是在经济上行的大背景下进行的,宏观经济条件较好,货币资金环境相对宽松,改革的成本也相对较小。从总体上看,以股份制、商业化为主要形式的农村信用社改革绩效已经显现,农村信用社体系的整体状况有了根本性改变,农村信用社已经成为农村金融市场的重要力量。

而2005年至今,祝国平将其定义为强化金融服务功能的微观改革阶段。祝国平说,农村信用社改革形成的新问题表明,传统的靠调整机构职能定位和功能划分为主要方式的改革无法完全解决农村金融的内在矛盾。2005年起农村金融改革进入进一步优化布局、强化金融服务功能的微观改革阶段。从制度变迁方式上看,这一轮改革在政策引导的基础上,开始重视市场自发的内生制度创新与机制创新,不再仅仅依赖政府主导的强制性制度变迁,而是辅之以诱致性制度变迁。从动力构建上看,要在一定的范围内放松对市场的管制,降低农村金融的市场门槛,激发市场主体的动力,丰富农村金融市场的供给。从导向上看,2005年以后的农村金融改革更加强调市场导向,以增量改革替代原来的存量调整,最大化地激发农村金融市场活力,改革措施主要集中于金融产品创新等微观层面。

农村金融体系逐渐完善

我国的改革过程虽然是渐进式的,但总体目标具有鲜明的指向性。从改革前的“四个现代化”到新时期的“四化”统筹,改革以整体实现工业化、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为方向。作为农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金融改革过程无论是功能定位、动力来源,还是路径上都从属于农村经济社会改革,受农村整体改革的驱动。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郭连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改革初期,脱胎于计划体制的金融体系采取专业机构供给,通过建立专业银行来服务特定领域。随着市场化进程的深入,专业银行的管理弊端凸显,商业化改革应运而生,农业银行的商业化改造不可避免。银行体系的商业化改造增加了农村金融市场化供给,但却弱化了专业银行的政策性功能,因而设立了专门从事政策性业务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同时,计划体系遗留的合作金融也从中国农业银行独立出来,建立了“三位一体”的农村金融供给体系。“三位一体”的体系并未终结农村金融的难题,为解决合作金融效率不高问题,农村合作基金会关闭后,农村信用社又转向商业化改造,其遗留的市场空间再通过建立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来弥补。近年来的改革又进一步放松了农村金融的市场准入限制,通过工商资本和民间资本的介入充实供给主体。可见,改革过程始终关注供给主体的调整,然而供给结构调整并未有效实现供给功能的最优化。

郭连强补充,改革以来,农村融资难、融资贵始终是金融供给的顽疾,至今尚未完全解决。为此,从供给总量投放上加大对农村金融投放的力度是确保供给的主要政策选择。改革措施注重通过政策性补偿机制,提高对农村信贷成本及风险的补偿力度,激励农村的信贷投放。具体包括提供支农再贷款、定向降低涉农领域的存款准备金、实施涉农信贷奖励等措施。价格手段的倾斜主要是通过放松农村利率管制,纠正价格管制导致的扭曲行为,同时通过财政贴息等方式降低农村融资成本。从宏观层面看,体现在不同类型的供给方式的出现;从中观层面看,除传统信贷外,体现在其他多种类型的融资机构和金融业态的出现;从微观层面看,体现在产品和服务结构上。

探索中寻找升级“金钥匙”

对于目前的中国农村金融体系,不少专家都认为,发展迅速,但是距离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一定差距,如何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

祝国平表示,一是问题导向式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之初并没有设定具体目标,而是通过在发展中调整不断解决现实问题,具有鲜明的问题导向特征,重视通过体制机制创新的方式迎合农村金融不断变化的需求,根据现实矛盾的变化而不断调整改革思路。

其次是,可以尝试试错式改革。从时间维度上看,改革面临的问题在不断变化,因此允许在改革进程中犯错误,以最小的成本换取更多的经验和教训,及时调整思路与方向;从空间维度看,我国各地区自然地理条件和人文环境差异巨大,改革过程中要处理好共性与个性的关系,只能通过地方试点后,或总结推广或因地制宜地吸收借鉴,并允许地方政府有一定的权限进行试错,鼓励地方政府对金融的创新有一定的容忍度,通过对试点结果的评价确定改革路径,最大限度降低改革的阻力和成本。

祝国平还说,第三种方法是多元主体参与的改革。农村金融改革措施和政策是在各级政府、金融机构和农户等多元主体的博弈过程中产生的。农户的金融需求是改革的拉力,金融机构作为供给主体,在改革中处于主要位置,对农村金融改革形成推力,各级政府的推动是农村金融改革不断深化的动力。多元化主体参与决定了农村金融改革的动力来源是多元化的,需求拉动式抑或供给策动式的改革都在农村金融领域中广泛存在。同时,多元主体参与也形成了在体制内外进行改革试验的空间。

第四种就是稳定性改革。农村是我国社会的根基,农民是改革过程中涉及社会稳定的最重要群体,改革过程中保持农村经济稳定,是各项改革措施的底线。以稳定为前提的改革需要政府在改革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对自发式民间金融变革虽然有容忍但有限度。稳定性要求注重通过增量改革的方式解决现实问题,而对存量调整偏谨慎。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