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际商报 > 第8860期 > 第A2版 观察 > 正文

美国税改 欧洲忧心

分享:
作者:杨舒

美国税改法案还未正式通过,欧洲方面却已经开始担心起来。据德国《法汇报》报道,德国经济界担忧美国税改计划将导致德经济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德国方面的忧心并不是无的放矢,以企业所得税这一项举例来说,有数据显示,德国企业总税收负担超过30%,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目标是将美国企业缴纳的所得税率降到20%,10%的缴税差距显然会令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企业发展面临更大挑战。

动摇竞争格局

从企业角度出发,此次美国税改最受关注的要属对企业所得税和公司税的改革方案。商务部研究院欧洲与欧亚研究所副所长姚铃就对国际商报记者指出,降低美国企业所得税和海外利润汇入缴税比例的方案一旦执行,将会动摇全球竞争格局,而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企业将首当其冲,因为其全球化业务成熟度与美国企业不相上下。

首先,企业所得税方面税改方案主张将一般公司企业所得税率征收比例降至20%,小型家族企业等则降至25%。对此,姚铃直言,20%的征税比例已经远低于欧洲多数国家,所以对以企业总税收负担超过30%的德国为代表的多数欧洲国家来说,这意味着其或将面临引资吸引力下降的风险。

其次,调低企业所得税的缴纳比例会大大减少美国企业税收成本,这会使得美国企业在开拓新市场和进行收购时,与德国及欧洲企业相比,拥有的回旋余地更大。

再次,对于税改提出的降低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入缴税比例方案,之前美国企业海外利润汇回国内需要缴纳35%的税,如今税改则建议将这一征税比例调降至12%。美国众议院甚至还提出,对于美国企业已在海外累计却并未汇回国内的盈余,股东也应该按照持股比例缴纳税收。在此背景下,很可能促使部分企业将海外利润汇回国内,那么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就会面临资本外流的压力。

尚无应对良方

比起美国税改给德国和欧洲企业造成的影响,更令人担心的是,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目前还没有应对美国税改的良方。

姚铃说,事实上,应对美国税改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调低本国税率,但问题在于,这一政策在欧洲都很难执行。因为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执行的是社会市场经济,这种模式与美国市场经济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高福利,而高福利需要税收的支持,所以多数欧洲国家都不具备调低税负的条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李超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当下德国政府正忙于组阁,从试探性组阁模式“牙买加联盟”的执政立场来看,无论是自民党和绿党都主张不再增加新的税收,必要情况下可能会执行减税政策。

李超强调,此次德国政府考虑减税并非是出于美国税改的压力,而是政府在确定德国近年财政盈余达到历史高位,足以承担居民福利后作出的决定。即使如此,其纳税比例也不会降至20%那么多。另外,如果像德国这样的欧洲经济“火车头”都没有承担大幅降税的能力,那么其他欧洲经济体,除了爱尔兰等少数常年以低税率吸引海外投资的国家外,在多年减赤刚刚恢复财政平衡的背景下,更不可能作出大幅减税的决定。

数据显示,由于不断实施平衡的财政政策,德国连续三年实现财政盈余。2016年,德国录得237亿欧元盈余,按绝对价值计算,这是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水平。仅2017年上半年,德国财政盈余就已达183亿欧元。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未来可对跨国公司在美国和境外子公司之间的特定业务征收20%的特别税的提议并没有出现在参众两院的税改方案之中,避免了欧洲跨国公司全球供应链中断风险的发生。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