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际商报 > 第8892期 > 第4版 环球 > 正文

中东乱局托升油价?更像是托底!

分享:
作者:何诗霏

以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为肇始,中东地区再掀波澜。近一个月来,“圣城”新纷争给本就不甚太平的中东添油助势。2018年,该地区乱局恐将持续甚至加重,对国际油价走势的深度影响值得探究。

对于美国的相关决定,国际上和者寥寥,包括中东地区国家、伊斯兰国家乃至美国的欧洲盟友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均持反对或谴责态度。以目前该事件发展的趋势来看,中东恐将在2018年再起波澜,其局势发展吸引着国际市场的高度关注。

平安证券研究员陈骁认为,据历史经验,中东乱局在演变为战乱之前,原油价格受到显著影响的概率不大,但减产协议延长或使油价中期维持强势,全球通胀在油价带动下或将适当回暖。“美国关于耶路撒冷地位的表态已涉及中东核心问题,考虑到目前中东局势尚难稳定,特朗普此举将大概率激化阿拉伯各国与以色列的矛盾,但能否爆发战争,进而对原油价格产生显著影响尚未可知。就目前形势而言,战争在短期内不会爆发,该事件或难以给原油市场带来显著波动。但不可忽视的是,若中东各国爆发战争,油价的剧烈上行恐难避免。”

中东冲突风云再起

耶路撒冷问题作为中东火药桶的核心点历来备受世界关注。集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三大宗教发祥地于一身,耶路撒冷被视作“三教圣城”,其内部被围墙圈住的1平方公里的老城也根据各教派遗址及圣殿的所在分为犹太区、基督区、穆斯林区和亚美尼亚区。早在1981年,这里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集中的宗教神圣遗址给耶路撒冷带来了无尽的纷争。以色列独立战争结束后,“圣城”耶路撒冷一分为二,西耶路撒冷归以色列管辖,东耶路撒冷则归属约旦。同时,以色列定都于特拉维夫。

但战争的硝烟并未远离这座圣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并驱赶当地的巴勒斯坦人。1980年,以色列国会立法确定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且不可分割的首都”。但认同者极少,阿拉伯国家与联合国均对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国土一事表示反对,与以色列建交的各国均将使馆建在特拉维夫;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均认为该事项须由巴以双方协商解决,不便对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表态。

1995年,美国国会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求白宫在1999年5月31日前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同时给予美国总统一项特殊权力——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迁馆日期,但必须每隔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回。此后,这项特殊权力几乎成为美国总统每半年一次的“工作习惯”,在2017年12月特朗普表态之前,历届美国总统均会“习惯性”地行使这项权力。中东局势由此时乱时歇。

特朗普这次的“一反常态”非同小可。虽然其声明的前半句只是重复美国国会早在1995年通过的《耶路撒冷使馆法案》的内容,但后半句“将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表达却着实惊诧了世界各国。根据外交常识,在某地设立驻某国大使馆等于是实际承认某国对该地区的绝对主权以及该地区在该国的政治中心地位。白宫公开承认耶路撒冷的“以色列首都”的地位后,中东各国及其他大国均明确表示反对和担忧,白宫的表态或对中东和平建设及巴以和平谈判带来破坏,甚至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

美与中东盟友裂痕难弥

2007年12月18日,联合国安理会对由埃及起草、旨在推翻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一份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尽管投票结果是除美国外其余14国均赞成该项草案,但由于美国行使了一票否决权,故该项草案未获通过。12月20日,特朗普威胁将切断援助投赞成票国家的资金。12月21日,联合国召开紧急会议,就有关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最终以128票赞成、9票反对、35票弃权的结果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同时,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通过谈判确定耶路撒冷的地位。紧急会议召开之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向180多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发信表态称,美国将盯着每张票的结果,涉嫌恐吓各国代表;会议期间,黑莉又对投赞成票的国家给予警告,表示美国将记住这次投票事件,并声称投赞成票的国家“不尊重”美国。从投票结果看,尽管部分国家可能在美国的威吓下投了弃权票,但128张反对票仍说明美国此番决定不得人心,与世界主流认知相悖。考虑到联合国大会的表决并无法律约束效应,加上美国强大的综合国力,该事件恐难很快收尾。

以目前该事件发展的趋势看,中东恐将在2018年再起波澜,判断依据如下:首先,之前发生的沙特等国与卡塔尔“断交门”、也门战争、叙利亚冲突和黎巴嫩总理辞职等事件仍在发酵;其次,近期法国外交部部长勒德里昂也承认特朗普的这项承诺已经使中东的紧张局势加剧,同时扰乱了欧洲在中东的外交秩序;再次,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亦暗示中东可能爆发冲突,并呼吁沙特须谨慎处理相关问题。

中东危机提振油价

中东地区原油储备丰富,产量占全球总产量25%强,且近几年占比已提至30%以上,出口量占比更是超过40%。另外,中东国家中有沙特、伊朗、伊拉克、卡塔尔、科威特和阿联酋等六国属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有巴林、埃及、伊拉克、科威特、卡塔尔、沙特、叙利亚、阿联酋等八国属于阿拉伯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APEC)。庞大的供给和产量的组织分配使得中东成为决定原油价格走势的重要力量。作为民族、宗教、资源等各类矛盾的集中地,中东爆发危机往往会导致原油价格剧烈波动。

油价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关联度较强。从传导机制上看,油价上涨主要从运输成本与制造成本两个方面形成成本推动型通胀。原油价格波动能够直接或间接地对能源化工等终端产品或其他大宗产品价格产生较显著影响,所以原油价格与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关联度较强。

受基本面影响,油价中期或仍上涨,或带动全球通胀回暖。从减产计划来看,OPEC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已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12月,并将在2018年6月对正在进行的减产计划进行审视,以便对2018年下半年的减产计划进行调整。平安证券分析认为,在中东不爆发较大规模危机或战乱的前提下,中期油价仍将在60~70美元/桶之间强势震荡,全球通胀在油价带动下或适当回暖。2018年五六月间,相关减产国的减产意愿可能会有所下滑。另外,美国原油产量增速也存在超预期的可能,届时油价或面临回调风险。若中东地区爆发较大规模战乱,今年油价恐面临剧烈波动,最高或可达到80~90美元/桶。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