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10期 > 第A5版 专题 > 正文

开荒南野际 守拙归园田

分享:
作者:何晓曦

“我弟弟是养蜂人,他从他岳父手里继承了70多箱土蜂,一年到头,累死累活,一寸相思一寸灰,到最后,把上等优质的蜂蜜,以惨绝人寰的低价贱卖给蜂蜜厂家,所得收入,甚至不够维持一家人的温饱。”刘辉这样叙述合作社未成立时的蜂农状态。

因为在深山之中,蜂蜜找不到销路;如果不卖给上门来收购的蜂蜜厂家,就只有放在家中,等3000年以后烂掉了。所以,蜂蜜厂家就有恃无恐地,想把收购价压多低,就压多低。

这是刘辉决定成立这个“牧蜂人他哥工作室”的初心,最初的时候,他说是“以业余的时间、专业的精神,开了网店,弄了网站,只为帮我弟弟把他那养在深山无人识的、真正优质的纯天然土蜂蜜,卖到真正需要的、识货的人手里。”仅仅8个月,刘辉的淘宝店就上了4钻。

刘辉很快发现,按淘宝店当时的流量,不仅可以把弟弟自己所产的蜂蜜卖出去,还足可以把弟弟的岳父、连襟所产的蜂蜜也全部卖出去。于是,浏阳荒野牧蜂人养蜂专业合作社的成立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刘辉并未止步于亲友范围。刘辉想到的是,如果销量再大一点的话,那么能够帮助的就不只是自己的亲友,而是帮助更多和刘勇一样的深山养蜂人走出困境。刘辉计划把合作社的规模扩大至30户养蜂人,以农村每户6口人计算,在两年内,合作社至少可以帮助近200人摆脱困境。

前些年,有蜂蜜厂厂长给刘辉提意见:“你们把蜂蜜收购价格提得太高了,我们很难办。”后来第二年厂长没有再来提意见,但他们衍生出一项新业务:利用浓缩设备,帮蜂农浓缩蜂蜜,每斤收一块钱加工费。蜂农去寻求浓缩的不少。“惟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蜜,毕竟要比果葡糖浆强多了。”刘辉无奈地对记者说。

刘辉历来拒绝浓缩、拒绝任何人为加工。他们一直坚持的是:“本店蜂蜜若经权威机构检测有假,或经过任何人为加工,我们万倍赔偿。”他们给自己规定的浓度底限是39度。他们经过长期生产实践发现,在本地区,成熟土蜂蜜的浓度基本上都在39度左右;同时,39度也是蜂蜜国家标准中合格品的浓度。

纯天然土蜂蜜要达到39度,很难很难。不是难在蜜蜂那里,只要封盖成熟,蜂蜜达到39度没有太大问题。而是难在人身上。

在收购市场,不同浓度的蜂蜜,其收购价格基本是一样的。这就注定蜂农为了产量会频繁取不成熟蜜,根本不可能等蜂蜜成熟。比如,同样时间内,36度的不成熟蜜能取3000斤;换成39度以上的成熟蜜,很可能连1000斤都取不到。

所以,刘辉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让取成熟蜜的蜂农,能够赚到足以促使他取成熟蜜的钱。因此,他们所付出的成本,往往是市场收购价的两三倍甚至更多。

同时,刘辉制定的管理措施中有一条非常重要:派人到社员取蜜现场进行监督、拍照,当场取蜜、符合要求的蜂蜜当场运走,从而确保万无一失,确保消费者所喝到的全部是39度以上的成熟蜜。这就把社员有可能将蜂蜜拿去浓缩之后再上交这条路,彻底堵死了。

目前,一套全新、全方位的监督系统工程已经实施。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