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10期 > 第A6版 专题 > 正文

修订合作社法 打通任督二脉

分享:
作者:白舒婕

十年磨一剑。从2007年正式颁布施行以来,《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迎来首次大修。今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修订草案》进行了分组审议。日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修订草案)》再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此次修订的背景是什么?修改后有哪些亮点?未来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方向在哪?

为什么要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从2006年10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到2007年7月1日起实施。10年来,以农户为主体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并对促进农业经济和农村经济的平稳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截止2017年4月底,全国注册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达到188.8万家,比10年前翻了73倍。但单纯的数字增长不代表合作社的整体繁荣,之所以要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是希望通过法律来改变合作社的现状。

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程宇光坦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国内、国际农业市场竞争格局的演变和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在设置运行中存在着一些常见的问题,主要有少数人能人控制、加工企业控制、空壳化不能发挥实际功能、搞大一统排斥非社员农民、服务农业功能让位于套取补贴功能,少数有盘剥社员的情况等等。

目前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三大顽疾:一是容易被非法利用。这几年非法吸储资金放贷的合作社屡屡被曝光。实际上,由于法律约束较弱,成立空壳合作社的现象在很多地方较为猖獗,很多农民甚至不再信任合作社模式,严重影响了合作社的发展。

二是缺乏市场竞争力。全国大多数合作社的运营模式落后,成本大、利润低、欠缺市场竞争力是它们的通病,有的甚至连基本的运营都难以维持,更别说资本化、规模化运作。尽管这两年国家开始提倡联合社,但法律如果不健全,联合社的构想更难到位。

三是专业人才不足。全国合作社整体的不景气和专业人才不足可谓互相影响,恶性循环。合作社要想做大,就必须由综合型人才来运营,既要懂技术、懂管理、懂市场、懂销售,还要有创新能力。新修订的《合作社法》,目标是对合作社运营人进行一番筛选。“此次修改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就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合作社实际发展的需要。”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陆倩说,草案对发展新型农业合作社、促进合作社业务的多元化发展、规范农民合作社的管理制度以及保障农民社员的利益等方面均具有重要意义。

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二审

实际上,早在2015年我国就着手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修改工作。在修改过程中,已多次征求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农委,有关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以及有关专业合作社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在认真总结实践经验、深入调查研究、反复论证的基础上,形成了草案。

一审草案中最大的亮点是“一取消,一增加”。即取消有关“同类”农产品或者“同类”农业生产经营服务中“同类”限制,扩大法律调整范围。同时增设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专章。

日前,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

此前在初次审议期间,一些地方和合作社提出,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向公司投资、从事农产品深加工以及其产品进入超市销售等方面存在诸多限制,建议法律保障农民专业合作社享有与其他市场主体平等的法律地位。

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参照物权法的有关规定,在修订草案第六条增加一款规定:国家保障农民专业合作社享有与其他市场主体平等的法律地位。

同时,草案二审稿还新增一条规定,即第十九条: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依法向公司等企业投资;但是不得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

列席本次常委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刘玲表示,“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依法向公司等企业投资”,这一句很好理解,“但是不得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中哪些是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真正的农民或者其他老百姓并不是很清楚,而这部法律的功效主要是实施过程中没有争议,而且要让这个法律的主体农民一看就清楚,一看就明了。所以,建议对这个条款要明示。

在最新的修订草案当中,还规定了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的法人地位,这项规定也很重要。之前,农业合作社建立之后,格局就不大可能出现明显变化,而农业的产业化则要求生产规模还要进一步扩大。联合社法人身份的确立,可以实现农业合作社之间的有机结合,而如此规定也进一步增加了市场主体的类型,也就是说,农民现在组织经济实体有了更多选择,咱们能够更好地因地制宜发展乡村经济。

合作社融资难如何破局

近年来,虽然国家不断出台农村金融鼓励政策,但受农民专业合作社缺少有效抵押担保物等因素影响,其融资渠道狭窄、资金短缺仍是农民专业合作社面临的发展困境。同时,政策性担保机构在县域覆盖率较低,且仅受理少数合作社贷款担保申请,缺乏成本相对较低的第三方担保机构。

对于信用合作这个关注焦点,一审草案第四十三条曾提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在生产经营合作基础上,依法开展内部信用合作,进行成员之间的资金互助等活动。不过,开展内部信用合作不得改变信用合作资金的农业生产经营用途。

但是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二审结果的报告中提出,对此条款,有关部门提出,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成员间内部信用合作的资金互助正在试点,是否纳入本法应当审慎研究,建议继续探索,在试点成熟后再纳入法律向全国推广。法律委员会经同有关方面研究,建议采纳这一意见,删去这一条。

破解合作社资金困难可以从两方面进行,即内部融资和外部融资。由于农民资金有限,内部融资难以有效解决资金困难问题。为此,要重点从外部融资着手,创新农民合作社与金融机构的融资合作方式。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政奎建议,国家可以制定鼓励政策,支持商业性金融机构采取多种形式,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其成员提供金融服务。

此外,为推动与农民合作社的融资合作,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要制定合理的合作社的信用评级标准,尽快建立农民合作社融资的统计、报告和分析制度。农民合作社与金融机构合作过程中,政府部门只参与金融产品设计、规定目标客户群和运行的监管,金融机构可以按照市场规律,从农民合作社的信用等级、经营状况、资产负债等情况出发,自主选择具体的贷款对象、额度、期限和利率。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