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10期 > 第A8版 电商 > 正文

沱沱工社的“慢生意经”

分享:
作者:刘旭颖

“从沱沱工社的总部到北京电视台的距离不过3公里,但这段路,却走了整整9年。”在获得第八届“北京影响力”最具影响力十大企业家大奖后,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这一感叹道尽了一路艰辛。

搭建了首个生鲜电商平台、第一家自运营生鲜配送、自营种植农场,曾经引领了生鲜电商平台模式与潮流的沱沱工社,如今分外低调。不过,沱沱工社也没有停止“折腾”。因为她坚守“让更多家庭吃上真正健康的有机食品”这一初心的同时,不断的尝试释放着更多正能量。

追求高品质“慢热”很重要

与现在社会大部分热衷融资、广告效应的企业相比,一直奉行着“慢生意经”的沱沱工社简直是业界的一股“清流”。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董敏直言:“当做有机农产品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决定了这是一项“慢生意”。有机农产品受自然因素影响很大,产能有限,所以企业规模不可能迅速扩张,这是这个行业的现实。”

实际上,最开始一批做生鲜电商的企业大多都已倒在了路上。在董敏看来,因为盲目扩张,导致供应跟不上,这些企业很多都在走弯路栽跟头。

不过让董敏决定慢下来的,除了同行业者的前车之鉴,更重要的是初心。沱沱工社创始于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2008年,彼时,董敏最希望的就是为中国母婴提供安全食品,由此,国内最大的提供“有机、天然、高品质”产品的生鲜企业应运而生。

为了守住“有机、天然、高品质”的承诺,董敏没少“折腾”。最先“折腾”的是“源头”。为了在源头上保障产品的有机健康,沱沱工社在北京郊区平谷建造了占地一千多亩的自营农场。

谈起自营农场,董敏先向记者做起了科普。她说,“如果将食品安全等级看做一个金字塔的话,通常我们所说的无公害食品是在金字塔的底座,这类食品允许在合理范畴内使用农药、化肥。位于金字塔中间的是绿色食品,其对农药的使用更加严格。而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有机农产品则是不能使用任何农药、化肥、转基因和植物调节剂,是原始的农耕方法加上适当的物理手段,比如杀虫灯、防虫网以及将除虫菊提取液作为除虫剂等。日本将这种有机种植叫做自然萌发,还是非常贴切的。”

慢耕细作下,农作物产量要远低于营养液或者大量化肥催熟的植物,但却更加安全健康,且富含土壤中的微量元素。

有机农产品并不好做,为了做好品控,沱沱工社种植基地培养了一批农业技术人员。“品控并不是简单的检测和检验,它要考虑很多维度,包括人的因素、自然的因素、技术手段等。”董敏说,懂行的人想知道是不是真正的有机食品其实很简单,他们翻翻土壤,看看里边有没有原生态的昆虫等,就能判断了。

现在,沱沱工社的生产基地已经扩大到河北、内蒙、云南、海南等地,那里也有沱沱工社的品控技术人员。在董敏看来,土壤、气候、温度等都是影响农产品口感和品质的因素,沱沱要做的就是“在最合适的地区,种最合适的农作物”。

在建造自营农场的同时,董敏也“折腾”出了迄今为止仍无人超越的“沱沱小哥生鲜配送”,按照董敏的话是:“即便是现在的大流量生鲜平台,都没有超越当时沱沱所做到的生鲜宅配的水平。”

要知道,在当时做到高效配送,付出的成本是异常高昂的。但致力于打造高品质产品的沱沱必须要迈过这个坎儿,因为生鲜产品在配送过程中的自然损耗和物流损耗,已经使无数的生鲜电商企业折在这上面。

但2013年~2014年爆发的生鲜电商大战却让董敏冷静了下来。彼时,为了争抢流量,各大平台都推出一元钱抢水果等活动。董敏开始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于沱沱来说是否有意义。“沱沱做生鲜电商的初衷是为了提供最安全的食品,流量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不能顾此失彼。”董敏若有所思。

因此,沱沱工社再度放慢了脚步,将重心回归到产品品质上。而这也为沱沱赢得了另一片天空。如今,在自有平台之外,沱沱工社已经成为京东、盒马鲜生等生鲜平台,以及乐友等地面店的供货商。“如果仅仅谈生鲜,那么不用怀疑,它一定是京东和阿里巴巴这样大流量平台的天下,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应对庞大的配送体系和各种损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董敏说,“每一个互联网上的传统行业都值得重新做一遍,关键是做出自己的特点。沱沱就是如此。在整个业态中,很多人死在以卵击石和无谓的竞争中,但其中有很多‘化敌为友’的机会。”

追求品质的沱沱工社这些年一直没有实现盈利。不过董敏并不着急。她说,有机食品是慢生意,不光在中国如此。英国的两家著名的有机食品公司,一个是运营12个年头后才开始盈利,另一个是15年。现在沱沱的财报不断向好,不少同行业者都看好沱沱未来的发展。

在这九年间,不少企业想投资沱沱工社,但都被董敏拒绝了。她希望沱沱能够一步一步走稳,拥有稳定的盈利模式后,再逐步扩大规模。“现在沱沱工社主要消费群体是母婴和精英阶层,但那些对健康、对食品有高认知度的人都是潜在的客户。我更希望的是,沱沱工社在做好、做大之后,能够辐射到更多的消费者。”董敏说。

精准扶贫她想做有温度的生鲜电商

提起沱沱工社的种植基地,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很自豪,因为这些种植基地,带富了一批农户,也让董敏实现了她的精准扶贫助农增收梦,而这些精准扶贫的挖掘者是他们的沱粉。

2016年,沱粉邓小岚深入全国重点贫困县河北阜平马兰村,为那里的留守儿童们修建校舍。

马兰村由20多个小自然村组成,这些小村如星星般撒落在东西长25华里的山沟里,村民们生活艰苦,邓小岚希望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得知这件事后,沱沱工社考察了当地的原生态环境,决定推动马兰村生态循环养殖项目“橡子黑猪”,于是一场持续的精准扶贫行动拉开了帷幕。沱沱工社利用自身的生产标准、销售渠道、以及符合如今用户习惯的社区化和社群化的新型营销方式,为“橡子黑猪”产品打开了销路,实现了对当地农民的扶贫增收。

“养殖橡子黑猪非常简单,就是放养,不用太多投料,就靠黑猪在山里自由进食、活动。这样成长的猪很快乐,肉质也好。每年那里每户人家交给沱沱工社两三头猪,一年的生计基本上就有保障了。”董敏说。

实际上,这样的精准扶贫其实早就开始了。2015年,资深沱粉、中国儿童戏剧先行者王淑琪在走访时发现,世代种植卷丹百合的李先生家,因其沿用传统晾晒方法的无硫百合,外观较市面上用硫磺熏过的百合逊色不少,导致无人问津,生活入不敷出。王女士联合沱沱工社发起了“百合助学”的公益活动,很多沱粉参与其中,购买了李先生家的无硫百合。

这成为了“湘西百合”项目的序曲。2016年,生活得到改善的李先生开始呼吁和推动当地乡民放弃使用硫磺熏蒸百合的工艺,改用传统晾晒,让更多人吃到健康的无硫百合。这件事还被王淑琪拍成了儿童剧《百合的春天》,在北大百年讲堂上演。“沱粉们的爱不仅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还激活了更多爱的力量。沱沱在选择每一个产品的时候,都会考虑到对社会的影响,可以说,整个企业的发展、各环节的经营,公益理念一直贯彻其中。我们希望做有温度的生鲜电商。”董敏说。

定位高端构建O2O新业态

近年来,整个生鲜电商领域不断经历巨大的变革和调整。伴随着消费者消费意识的升级,沱沱工社也在进行更多创新和尝试。

沱沱工社的定期回访调查显示,其客户60%的家庭有孩子,40%的价值客户住在别墅区或者是高档社区。所以,对于沱沱工社而言,最有价值的客户就是两群人:母婴和精英。

在这个基础上,沱沱制定了新的发展规划。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向记者透露,沱沱工社将于近期启动亲子生态园项目,将现有的有机、生态种植基地资源向会员开放,会员可以带领家庭在基地参与种植。

事实上,近两年,采摘园、认养农场等概念早已不陌生。但董敏认为,沱沱工社与这些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最大的区别是,沱沱的种植农场种植有机食品,如何获得信任,深入参与了解种植流程是最直接的方式。这也是发展“互联网+农业”的主要模式之一。“在这个基础上,沱沱工社做亲子乐园,一方面是打造成教育基地,响应国家近年来重视的农事教育和自然主义教育,从娃娃抓起,提升吃的审美;另一方面,繁重的工作压力下,陪伴和维护孩子健康恰恰是很多家庭所疏忽的,沱沱希望在寓教于乐的轻松氛围下增强家庭的亲子关系。”

此外,董敏认为,现在国家正在推进建设美丽乡村。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务工,大量农田闲置甚至荒废。沱沱打造的亲子园项目就是希望将城市的高端消费导向农村释放。“沱沱工社希望通过深度开放的形式让品牌与消费者不再是简单的供需关系,而是将消费者融为沱沱工社产业链的一部分,构建更加适宜市场环境的O2O新业态。”

按照计划,平谷的亲子生态园将在今年开始建设。未来,还会在北京建造两到三个亲子生态园,并且,各大省会城市的周围也会逐步提上日程。

除了即将启动的亲子生态园,沱沱工社早在2017年3月就整合平台核心优势成立了“筷子会”,为精英“知食分子”以及有态度的消费者量身打造强调生活方式的平台与朋友圈。据介绍,“筷子会”的会员可以获取一年四季健康的生态美食,享有管家式一对一服务满足个性化食材需求。“筷子会”还会定期举办高增值福利活动,包括尖货美食品鉴会、主题沙龙、会员企业互访、文博私享会等“高营养”交流机会。

如今,历经9年的发展,沱沱工社已累计服务会员家庭百余万户,拥有有机、生态种植基地数万亩,每年带动数千农户增收。在坚守品质的初衷下,沱沱工社通过不断推出“筷子会”、亲子生态园等创新模式,成为一众生鲜电商平台中受到消费者信赖的高品质、有温度的生鲜“老字号”。

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