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际商报 > 第8998期 > 第4版 环球 > 正文

通胀向左,QE向右……

分享:
作者:杨舒

面对日渐抬头的通胀率,已有央行相机而动。不过,在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看来,全球货币政策收缩对通胀的制约存在滞后,因为不同经济体真实复苏进程的差异决定了货币政策收紧的渐进性,意味着加息的影响滞后于经济回暖,目前还看不到扭转下半年通胀向上走势的力量。

程实分析指出,从历史上看,以消费为主引擎的发达经济体核心通胀与M2和M1的相对增速大体呈正相关。但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以量化宽松为代表的货币刺激政策导致其央行资产负债表急剧膨胀,而经济增长中枢的下行却带来企业投资积极性下降,现金储备上升。在此情形下,核心通胀变为与广义货币相对增速负相关,意味着陷入流动性陷阱,即M2增速长期低于M1增速。

数据显示,1995年12月~2008年10月期间,美国M1月同比均值仅为1.6%,但在之后截至首次加息的2015年底,M1月同比均值高达11.4%。后随着经济真实复苏并重启加息,美国M1月同比均值降至7.6%,核心通胀与广义货币的相对增速负相关程度减弱,但资产负债表的收缩尚未形成对通胀上升的掣肘力量,且海外美元回流也抵消了部分国内美元信贷增速减缓压力。与之相比,欧、日央行资产负债表仍然处在量化宽松边际减缓的阶段,主要央行全面缩表的共振尚未出现,其对全球整体通胀的制约在短期并不会显现。

另外,对于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通胀预期的调整进度也出现明显分化。共中发达国家经济率先复苏,其通胀于2015年触底后逐步上行,通胀预期也开始上移。

程实表示,发达经济体的通胀走势与产出缺口变动方向大体相关,且滞后约一年,随着美、英、欧等产出缺口渐进弥合,其通胀也将维持上行。对比之下,新兴市场通胀水平相对低迷,通胀与意外指数走势甚至出现背离,意味着通胀预期仍在低位。但考虑到新兴市场的通胀预期或已触底,从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来看,尽管巴西、俄罗斯等国在经历衰退后通胀出现高位回落,但当欧亚其他新兴经济体分别于2016、2017年中开始出现通胀上行趋势后,市场意识到通胀预期将有望反弹。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伴随美国加速通胀和加息的预期,美元指数的短期冲高也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一定通胀压力。之前,程实曾判断新兴市场排名前十的危险货币依次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阿根廷比索、南非兰特、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印度卢比、越南盾、印尼盾、白俄罗斯卢布。2018年至今,名单中排名前四的货币均已发生过剧烈的币值波动。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