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35期 > 第A10版 前沿 > 正文

秸秆利用 下气力培育产业链

分享:
作者:人民日报

谁能想到,秸秆也能唱主角。6月15日,安徽合肥滨湖国际会展中心就举办了一场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

秸秆“能小也能大”

秸秆不仅能做成冰箱里的保温泡沫、房上的屋瓦、工艺包装袋等,就连盘子、杯子等日常生活经常用到的餐具也能做。“稻壳、稻草、麦秆、玉米秸秆等都能做成餐具,正常使用三四年不会出现损坏。”安徽省长丰县绿之态新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秸秆制成的日用器具安全环保、抗菌抑菌不发霉,已经广销欧美市场。

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能源生态处处长陈彦宾说。目前,全国秸秆每年产量9亿多吨,综合利用率超82%,秸秆利用方式多种多样,基本形成了肥料化利用为主,饲料化、燃料化稳步推进,基料化、原料化为辅的综合利用格局。

除了做小物件,秸秆还能发挥大作用。在安徽阜阳市宏桥建材有限公司的展位前,摆放着数张课桌椅,其板材由秸秆压制而成。“零甲醛,健康安全是我们的特色。”公司负责人张中成介绍,每3吨秸秆原料能合成1立方米的板材。“以草代木,不仅避免了秸秆焚烧的环境污染问题,而且减少了木材的使用量。”

展览中一支直径达1.2米的巨大灵芝颇为显眼,一打听才知道,这株大灵芝竟是用秸秆“种”出来的。安徽天都灵芝制品公司负责人丁伦保介绍:“这是全国最大的灵芝,第一次展出,价值上百万元,它就是用秸秆做基料栽培出来的。”丁伦保还带来了竹荪、猴头菇、虫草等高档食用菌。“秸秆作基料栽培的菌菇,深受消费者欢迎,带动了当地贫困户增收。”

数据显示,安徽是农业大省和粮食生产大省,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年可收集量达4800万吨左右。2017年,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率87.3%,产业化利用量占利用总量的27.59%。陈卫东介绍,今年共有8大展区,492家企业参展,参展产品1000多种,96个项目集中签约,签约总金额275亿元。

为生态农业注入新活力

收割机在前面收割小麦,秸秆捡拾打捆机在后面将麦秸捆扎成捆。河南省宁陵县华堡镇胡庄村,秸秆捡拾打捆机穿梭在田间,成捆的麦秸从机器后部“吐”出来。豫东牧业开发有限公司是当地养殖企业,每年冬季都因牛羊饲养草料不足而发愁。一年前购置了一台自动打捆机,每小时作业6~10亩,每亩能捡拾麦秸500公斤,还可加工成牛羊等牲畜饲养草料。

截至6月19日,全国大规模小麦跨区机收基本结束,机收比例达95.5%,创历史新高。今年联合收割机普遍配备了秸秆切碎抛撒装置,各地推行小麦联合收获—麦秸抛撒覆盖还田—夏玉米免耕播种等绿色作业模式,河南、安徽、山东等地秸秆离田还田率超过90%。“秸秆离田利用必须得规模化,建立完善的收储运体系。”农业农村部可再生能源新材料与装备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全国认为,现在各地的秸秆产业链已经有序运转起来。秸秆产业是新兴产业,鼓励和引导秸秆产业的发展,要树立大农产品观念,把农作物秸秆当作农产品一样看待,在收储运、循环利用以及市场服务等产业链环节上下功夫,把秸秆产业做大做强。

江苏省睢宁县是农业大县,年产9.3亿公斤粮食,同时也产生90余万吨农作物秸秆。2017年,全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5%,全县收储利用企业30余家,从事秸秆收储利用社会化服务组织40余家,年收储利用秸秆万吨以上的10家。秸秆收储直接增加农民收入1280万元,带动农村低收入1300户,户均增收800元。

在睢宁官山镇秸秆收储中心,官山镇政府将全镇小麦秸秆集中存储、统一看管,根据市场行情及企业需要出售给企业。通过该项目运作,不仅可以彻底解决秸秆露天焚烧和乱抛乱放的隐患,全镇24个村年可增加集体经济收入25万元,低收入农户通过融资利息差每年每户可增加收入1500元。“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秸秆综合利用仍处于初级阶段,产业化程度低,技术基础相对薄弱。”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副司长李波说,在推进秸秆综合利用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加强科技创新,不断扩大技术应用范围,为生态农业注入新活力。

用好是考验

我国农作物秸秆总产量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现在,秸秆综合利用已成为促进农民增收就业的重要途径。“秸秆利用上联种植业,下联养殖业,辐射带动农产品加工业。”陈彦宾说,通过规模化、产业化发展,秸秆可以形成高效产业,培育农村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据统计,目前秸秆沼气年产值60多亿元,消耗秸秆近1000万吨,相当于替代500万吨标煤,减排二氧化碳1250万吨。

不过,如何用好秸秆将是一个长期考验。

秸秆利用还田成本高。根据农业农村部对一些省份的调查,黄淮海地区小麦—玉米轮作区还田成本增加76~88元/亩;长江中下游稻麦轮作区增加近60元/亩;华南双季稻区每亩增加成本也在50元左右;离田费用大。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调查测算,秸秆离田成本每亩为60~120元,大致相当于单季作物纯收入的15%~30%,在没有专项补贴的情况下,农民难以承受。

张全国介绍,目前秸秆收储运服务体系尚处于起步阶段,“有秆难收、有收难储、有储难运”的现象大量存在。此外,现行秸秆利用政策多是针对某一环节设立的,缺乏对全产业链的系统性支持,亟须在秸秆还田补贴、收储运、加工利用等方面形成系统配套的政策体系。目前已出台的一些用地、用电、财税政策,在各地落实还有困难,影响了社会资本投资秸秆利用。

(人民日报)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