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农村商报 > 第5735期 > 第B3版 新疆 > 正文

追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先驱

分享:
作者:来源:天山童佬

1949年9月25日,新疆国军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发出起义通电,宣告新疆和平起义。9.25起义,避免了一场大的流血战乱,避免了人民的流离失所,避免了国家边疆分离的危险,加速了新疆的经济建设。

陶峙岳将军戎马一生,曾带领10万将士驻守边疆,征战多年。新疆和平解放前,他和好友赵锡光将军商定:要尽力保境安民,不让国土在自己手中受到帝国主义势力入侵;他的10万将士就被整体编入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22兵团,他任22兵团司令员,他的好友赵锡光任副司令兼第9军军长,部队除番号改变外,原建制和官兵没变,排、连、营、团、师的行政长官只有晋升没有降职调离,部队没有散,只有每个连、营、团从老部队派去指导员、教导员、团政治委员。

22兵团26师近万名官兵,从解放军抽派去的政工人员只有300来人。部队改编后集中学习休整了3个多月,进行诉苦教育,通过诉苦对起义将士进行人民解放军的宗旨、纪律和为人民服务的教育,宣传官兵平等、官兵一致,反对军阀作风。

部队转入大生产后,军垦战士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白手起家,铸剑为犁,用人拉犁创造了军垦第一犁的人间奇迹。

陶峙岳将军随22兵团来到石河子,全身心地投入了新中国新新疆的建设。1951年成立的石河子机耕实习农场,是22兵团起义后生产建设中兴建的第一个机械化的农场,前身是22兵团直属生产大队。机车组长袁作斌原是汽车营长,副组长洪涛是司令员的随从副官。陶司令员一向把机耕组当作机械化农场的先头部队,要求带好头,先走一步做出榜样,为全兵团起示范作用。他对机耕战士要求很严,也很爱。

1951年春第一次用拖拉机播种,刚调配的24行播种机大家都不懂,眼看播种期到了,大家心里很着急。组长袁作斌决定用新疆农民的办法——撒播。正在工作中,陶司令员来了,问这主意是谁出的,驾驶员告诉他是袁作斌。他找到袁作斌批评一通,“你这么做要不得,深的深,浅的浅,怎么能保住全苗,你们是机械化条件,二牛抬扛思想;掌握的是机器,用的是农民的耕作方法。同志们,这是不相适应的,要不得哟!”

1952年国家调拨大批拖拉机给各军垦农场,为了适应机械化大生产的需求,陶司令员责成机耕农场为各生产部队代办拖拉机培训班,到1953年底共培训拖拉机手1100多名,遍布天山南北。宣传队活跃在田间地头。

1950年,部队开到玛纳斯流域开荒造田,种粮食,也种棉花,1952年大面积棉花单产籽棉不到50公斤。这年冬天兵团党委批示玛纳斯流域的棉花单产籽棉1953年要达200公斤,比1952年提高三倍。石河子地处玛纳斯河流域,北纬45度,历史上从未种过棉花,1952年冬,苏联植棉专家迪托夫来到石河子,经对当地气候、水源、土壤作了调查后,很有信心地说:“如果陶司令员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可以保证达到亩产400斤籽棉的产量”。陶峙岳将军说:“要得”,陶司令员就同迪托夫签订了植棉协作合同。

1953年初迪托夫在石河子开办了植棉培训班,参加培训班的全是连长、营长、团长,陶司令员也常去听课。这一年陶司令员严格按照专家要求,在栽培技术、管理措施上不走样,司令员和迪托夫还经入到田间地头,把干部集中起来亲自教他们定苗、整枝、中耕、灌水。年底,玛纳斯河流域2万亩棉花获得大丰收,平均每亩籽棉近400斤,其中24团的4900多亩棉花、籽棉达到亩产416斤。

在石河子新城初创的岁月里,赵副司令员每天深夜两点钟之前很少休息,第二天七点多钟就起床,一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哪里有工作,哪里有问题他就出现在哪里。汗水浇开鲜艳的花,1952年9月底石河子第一座四层行政办公大楼胜利竣工。接着青年馆、招待所、农八师大院、工二师大院也相继建成。1953年兵团医院(现今的石河子医学院附属医院)又要破土地工了,这时赵副司令员的胃病已相当严重,陶司令员和张仲瀚政委多次劝他住院治疗,他总是说:“我的病不碍事,把医院盖好后再住也不迟。”那时按规定,他该吃小灶,但他一心想着工作,又生活在工程处的环境中,不愿意去享受小灶的待遇,胃病就越来越严重。1954年兵团医院从玛纳斯搬到石河子,他才带着微笑去兰州治病,但已经太晚了。临终前他没回云南老家而又返回到石河子,他关心新城的建设事业和同志们的工作生活,他就在石河子这块热土上与世长辞了,至死还守卫着这片土地。

26师师长罗汝正是黄埔4期的,是在通电起义上签字的将军,在生产建设中,认真学习,共写学习笔记30多本。许多起义将士在干中学、学中干,成为农艺师、工程师、医学专家、教授等专家学者。许多起义将士活到老并且学到老。在建设新中国和新疆的生产建设中,从司令员到士兵都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一生、一切无私地献给了祖国的军垦事业,他们忘我为国的精神惊天地泣鬼神。

1954年按照毛泽东同志和中央军委的命令,成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陶峙岳将军的22兵团集体转为生活部队。原22兵团的二十五师、二十六师、二十七师依次改编为农业建设第七师、八师、九师,骑兵七师改编为农业建设第10师,骑八师编为工程建筑第一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执行“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的历史使命,长期扎根边疆,世代守卫和建设边疆。

当时,陶峙岳得到成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消息后,激动地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他舒心地出了一口气:“10万将士有了归宿,要得,要得。”陶司令员又带领他的部下,从头越,学习新知识,建设新新疆,保卫新新疆,屯垦戍边,开农场,建城市,把祖国边疆建设得美丽富强。

十万大军转眼间都成了大龄青年,可各个都是光杆司令,起义将士“家”的问题成了当时最紧迫的大问题。王震将军对这个问题认识很到位,他说:“有了老婆安下心,有了孩子扎下根。”没有家室军垦事业就会一代而终。他向党中央要求组织动员内地妇女来新疆工作。1950年~1952年先后从湖南、山东、上海等地接来大批女兵和女同志。他还指示各级党委对部队进行普遍调查,原来在家结了婚的要动员老婆前来,还有老少寡妇、小姨子、凡是女的来者不拒,呈请上级分批接来。仅陶峙岳司令员的湖南家乡,就有8000湘女上天山。随后又分期分批组织战士回原籍找对象。同时命令部队建好宿舍,办好托儿所,子弟学校,解决来队家属的居住和子女入托入学问题,到1956年起义将士的“老婆”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部队就地转业后,随即投入大生产运动,部队投入生产后,部队的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的作用没变,保卫边疆、建设边疆。

起义将士和老部队的老红军、老八路、解放军一视同仁,提拔使用重在现实表现。广大起义将士在陶峙岳将军的带领下铸剑为犁。黄埔时期的慈佰兴起义时担任排长,起义后升任连长,工作有思路,领导有能力,政绩很显著,先后担任营长、团长、农八师顾问(副职级)。黄埔学生王风云1958年开发莫索湾,他的团创造了当年开荒、当年生产、当年有利润上交的突出成绩,参加了北京的群英会。1958年-1960年三年时间部队在莫索湾开垦荒地90万亩,播种面积达84万亩,植树造林5万亩。陶司令员视察莫索湾时兴趣盎然地即兴赋诗:“红旗播遍莫索湾,大地茫茫一手翻,唤起千年沉睡梦,永葆青春在人间。”起义士兵廉殿邦学习积极,工作踏实,善于做人的思想政治工作,起义后先后担任政治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治委员等职。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初期,北疆各农场的团长80%是由起义将士担任的。北疆各师机关主要部门的正职大多都是黄埔军校的将士担任,原来的各团团长,大都升任到师职岗位担任副师长。

起义时的排级干部,现在一律享受副团级经济和政治待遇,50年代到60年代担任团级干部的领导很多享受副师级待遇,起义士兵一律按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同志对待,月工资1000多元,医疗费用报销。起义将士的遗孀、没有工作的从2004年7月1日起每月发生活补贴费300元。现在许多起义将士已身老边疆,埋骨天山,用他们的青春热血和汗水染绿了戈壁,为建美丽的军垦新城石河子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石河子早在2000年已被联合国授予“人类居住环境改善良好范例城市”的光荣称号,他们的生命之树在绿色中不断延伸。

现在当年起义的将士个个都立户为祖了,膝下儿孙满堂,有了军垦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子子孙孙繁衍不息,军垦事业兴旺发达。

陶峙岳将军1955年授上将军衔,1970年离职回原籍湖南长沙,80岁耄耋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章,终年96岁。

陶峙岳将军和他的10万将士,起义有功,建设新中国有功,维护祖国统一和保卫边疆、建设边疆、屯垦戌边有功。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

在石河子二十二兵团的旧址上,建起的军垦博物馆里,悬挂着陶峙岳将军的大幅照片,供人们瞻仰学习。军垦博物馆作为爱国主义和艰苦奋斗优良传统的教育基地。供世世代代军垦儿女和边疆各族人民参观学习,陶峙岳将军永远活在边疆各族人民的心中,陶峙岳将军和10万起义将士开创的军垦伟业永垂不朽。(来源:天山童佬)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