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际商报 > 第9140期 > 第4版 环球 > 正文

辞任行长,金墉与世行各自前行

分享:
作者:何诗霏

在一片哗然中,金墉1月7日宣布将于2月1日辞去世界银行行长职位,这距离他2022年第二次任期届满还有3年多。金墉在世界银行的第二个任期始于2017年7月1日,应于2022年到期。

金墉本人把这次突然而来的辞职描述为“一个私人决定”。他发推文称,“带领这一伟大组织的一群敬业的员工一起奔向一个最终摆脱贫困的世界,是我所能想象过的最大的特权。对此,我感到万分荣幸。”

而金墉在世行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很荣幸能担任世行行长,并将自己的成就归结为两项:第一,为用于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国际开发协会基金提供两次补充金。第二,获得美国政府支持,为世行增资130亿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金墉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世行员工,他请辞后会专注于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的企业。而美国私募基金全球基础建设合伙公司1月8日表示,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将在2月1日卸任后加入该公司担任合伙人及副总裁。在金墉看来,这是他能对气候变迁与新兴市场基础设施短缺等重大全球议题产生最大影响力的一条路。

世行表示,在金墉卸任后,世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将从2月1日起担任世行临时行长。

世界银行由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五个成员机构组成,成立于1945年;其为联合国经营国际金融业务的专门机构,同时也是联合国的一个下属机构。

世行目标:“穷人优先”

世界银行墙上有这么一句话:“建立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2012年首次出任行长的金墉在踏入世界银行大门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句话。几个月后,金墉以此制定了一个目标:在2030年前,终结极度贫困,促进共享繁荣。重点关注发展中国家底层40%的人口。这些目标目前指导和引领着该机构在全球的日常工作。

经过6年多的运作,金墉认为,在世界银行集团里,他已经做到了穷人优先,世界银行集团各机构提供的融资达到了除国际金融危机外从未见过的水平,2018财年(2017年7月1日~2018年6月30日)世界银行集团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总承诺额达到近640亿美元。

从一位不懂金融的医学专家到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正是凭着自己在医疗卫生方面所拥有经验和知识,把世行这个传统业务是为发展中国家修建桥梁和水坝提供融资的开发银行变成了半个世界卫生组织。埃博拉危机时,世行拨付了5.6亿美元资金和贷款,调配资源成立了国际卫生工作者特别小组,并筹备推出大流行病应对基金,赢得了舆论的赞誉。

认识到资本市场转变发展融资的力量,金墉还推出了几项新的创新金融工具,包括解决基础设施需求、预防流行病以及帮助因气候冲击、冲突和暴力而被迫流离失所的千百万人的基金。世界银行与联合国和领先的技术公司合作建立饥荒行动机制,及早发现警示迹象并在饥荒开始之前采取预防措施。

不过,这也曾令他成为了世行内部极具争议性的角色,甚至在2016年连任前夕被世行员工协会集体抗议,员工们认为世行正面临着“领导力危机”,而这主要归咎于他对世行的几项改革。

首先,他引入了麦肯锡等咨询公司协助进行机构改革,将过去按照不同地区进行分类的部门主管掌握的权力和资金,收归到新设立的14项“全球实务”(如医疗卫生、水资源等)和5项“跨领域解决方案”(如就业、平等)名下;其次,他宣布未来3年计划削减500个岗位,节省行政支出4亿美元,裁员又减薪,令员工人心惶惶;最后,他从外部大量聘用空降高层管理人员,让高管独揽高薪。最终发给外聘首席财务官的大额奖金(约10万美元)成为导火索,2014年底,愤怒的员工在世行总部抗议示威。

医学专家当行长

金墉是1945年世行成立以来首位亚裔美籍行长,在跨界金融之前,他是个完全不懂金融的医生,而他也打破了多年来由政府或金融界人士出任世行行长一职的传统。

1959年,金墉在韩国首尔出生,5岁随家人移民到美国爱荷华州,在艾奥瓦州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牙医,曾在大学任教。母亲出生于中国上海,是一名哲学家。最后经过很多的艰苦曲折全家定居于美国。

金墉曾这样说起:“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意味着没有什么是预先确定的,不确定性意味着未来需要你们去塑造,用你们的意志力量、你们的智慧力量、以及你们的同情心力量。你的财富、事业、家庭,美好的生活都来源于不确定性。只要你找对方向,你敢拼,你敢闯,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属于你的。”

1991年金墉在哈佛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3年获得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金墉曾任哈佛大学医学院系主任,并于2009年3月被任命为达特茅斯学院校长,成为常春藤历史上第一位亚裔校长。而出任世行第一任亚裔行长,亦获评“同时具备学术造诣、医疗水平和领导能力”。

不管当教授当首席执行官当顾问还是当校长,“发展地区经验”和“医疗卫生专业”这两个支撑点一直是他的绩效关键词。金墉的成功凭的是自己的专长,同时他能将所学专长和每一份工作结合到极致,得到最佳的工作成就,虽然他的综合实力在外人看来并不完美:金融经验欠缺,不懂财务管理,不懂宏观经济,不懂组织管理……

为中国减贫成就点赞

金墉在世行行长任上多次访华,致力于世行与中国的共同合作发展。

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他高度评价了中国的减贫成就。“中国通过在发展模式中拥抱改革开放,将人均收入提高了25倍,使8亿多人摆脱了贫困,占世界减贫人数的70%以上。”在他看来,其他发展中国家从中国的改革开放历程中可以学习两条具体经验:第一,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和民众脱贫的基础;第二,集中持续的减贫努力贯穿于整个改革开放期间,扶贫工作从一开始就得到中国政府最高层的支持,并成立了专门机构负责扶贫工作。

金墉不仅盛赞中国支持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高度肯定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就。在2018年11月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他表示,40年的改革开放令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数亿人口摆脱贫困,中国经济转型和改革开放的历程将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宝贵经验。同时,他点赞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称世行已准备为一些有兴趣的成员提供支持,帮助他们从“一带一路”项目中获得最大化的发展利益。彼时,他还透露,世行正对“一带一路”的经济影响进行全面研究,同时与中国机构在“一带一路”项目标准设定方面开展合作。

金墉表示,作为未来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未来将在全球扮演更重要的领袖角色。而成立亚投行等多边国际机构、担任G20主席国等,都表明中国正朝这一方面积极进取。

下一任行长会是谁

对于金墉的请辞,外界的猜测颇多,有媒体指出是由于特朗普“逼退”。但据两名熟悉金墉的知情人士说,金墉是主动离职,不是被美国“逼退”。不过由于美国在世行拥有占掌控比例的投票权,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对选择金墉的继任人选有很大影响力。

媒体也纷纷报道金墉与特朗普之间的不合传闻。金墉积极推动绿色能源项目融资,大幅削减对煤电的投资。而特朗普上任后却恢复了美国煤炭行业的复苏优先权,在能源环保政策方面,二人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在贷款事宜和发展方面,二人的出发点也大为不同。金墉认为,世界银行的主旨是消除世界贫困,美国政治不应该影响到世界银行的发展。而特朗普则认为世界银行应该重发展。世界银行成立以来,历届行长均由美国提名的候选人担任。金墉的辞职,给了特朗普任命新一任世界银行行长的机会。

下一任行长将会是谁?有外媒认为,关于下一任行长的人选,美国的意向明确,如何处理对中国贷款等问题将再次成为焦点。不过,专家指出候任者的选拔会有一些变数。《纽约时报》1月7日的报道也称,“近年来一直有声音要求改变‘美国内定’这个传统,如果特朗普政府再次列出争议人选,会有国家打破惯例,站出来投出反对票。”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称,“我们感谢金墉为世界银行的服务”。并称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期待与世界银行董事一起选出新一任行长”。美国财政部负责管理美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

据了解,世界银行行长的人选筛选有最基本的标准,根据相关规定,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需要符合以下条件:具有经过实践证明的领导力记录;具有管理国际化大型机构的经验,熟悉公共部门;具有清楚表达世界银行集团发展使命愿景的能力;具有对多边合作的坚定承诺与深刻理解并具有有效的外交沟通技能,在履行职责时能够秉承公正性与客观性。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