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S基金会免费服务来了负面情绪诱发国际油价急跌出口转内销 企业积极赶产口罩支援抗疫以制度和速度为战胜疫情添薪助力
第03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399期:第03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0-02-05

负面情绪诱发国际油价急跌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本报记者汤莉 自1月21日以来,国际油价急速下行。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对石化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正不断显现。

从1月上旬开始,国际油价(WTI)已从63美元/桶的高位进入周期性下行阶段,截至1月31日己跌至51美元/桶。截至记者发稿时,国际油价延续跌势。截至2月3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3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45美元,收于每桶50.11美元,跌幅2.81%。4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17美元,收于每桶54.45美元,跌幅3.83%。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和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疫情可能导致的经济滞胀将削弱能源需求,由此引发了市场对于原油需求的担忧情绪,促发了油价下跌。这是历史上首次因中国的疫情导致的油价爆跌。

“当前,这种过度建立在负面情绪层面的超跌油价是不稳定的。”金联创石油经济首席研究员钟健表示,疫情的恐慌情绪与油价本身进入下行周期发生了共振与重叠效应,引发超跌。钟健分析指出,从驱动油价趋势的基本面看,当前的主要基本面并不支持油价的长时间深跌。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已使影响油价的最大利空因素暂别市场。同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减产抉择、美国石油产量及出口量增长、石油投机性资金再调整、中东地缘政治趋于复杂、全球石油供需关系仍趋均衡等因素,均呈现提振油价或预期提振油价的态势。且有迹象表明,部分上述因素将很快出现变化,并将成为近期对冲油价跌幅或提振油价的重要驱动力。

中东地缘政治的紧张局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放宽对原油和金属衍生品投机限制的新规、OPEC及俄罗斯等国减产延期问题可能被再度讨论等,极有可能是今后一段时期对冲油价下跌的主要力量。“不确定的是,疫情产生的负面情绪与上述具有提振作用的基本面因素会产生怎样的对冲效果。”钟健表示。

此时,疫情的发展态势尤其重要。在一定程度上,疫情数据何时出现趋势性拐点对油价走势意义重大。结合专家对疫情走势的判断,市场有预期认为,2月中旬至下旬将可能是疫情发生转折性变化的重要窗口期。一旦疫情发生转折性变化,交通管制等管控力度也会随之调整,从而会改变人们的预期与市场情绪。

钟健认为,如果疫情因素能够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得到有效缓解,那么,这轮周期性油价的下行谷底仍然可能落在周均价50美元/桶左右。如若不然,这轮原油价格的谷底必然被重新判定。

同时,原油价格下跌为化工品打开了下方空间,疫情导致下游需求的缺失及大炼化产能的释放,节后多数化工品累库压力明显,价格下调风险较大。从中期看,即使疫情过后价格存在反弹可能,但由于化工品整体供需压力较大,其反弹空间或受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