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路复苏,中英绿色合作暖意融融美政客“抹黑外交”注定失去市场图表美欧贸争爆点密东盟峰会成果多中美“信息疫情”治理模式比较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497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0-06-30

中美“信息疫情”治理模式比较

冯悦 李科 王翔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社交媒体时代,如何治理“信息疫情”已成各国面对的一大难题。美国对于社交媒体重使用、轻监管,虽然有先进技术和成熟的应对体系,但监管乏力,难以阻止虚假信息扩散。中国则将融合、互动、服务与治理贯穿于社交媒体的应急使用和管理当中,逐步形成四位一体的中国模式,在抗击新冠疫情当中卓有成效。中美两种模式背后体现出不同的政治文化因素。

“大、小政府”之辨

从政治体制而言,美国主张“小政府”。一个相对独立于政府的、比较成熟的“公民社会”被认为是美国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础。此次疫情,美国政府再次扮演了“弱者”。政府不但反应迟缓,而且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协调不力。分散的权力体制造成医疗资源分配困难、应对方式缺乏一致等系列问题。应对病毒依靠公共卫生机构,应对谣言靠社交媒体平台自律和民众媒介素养。疫情之下,美国政府难获民众信任,抗疫大旗尽是破绽。

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即倾向于政府更多地介入社会管理和经济生活等方方面面,“全能型政府”就像老百姓的“大保姆”。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中国政府不断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由“大”变“强”。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将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坚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打好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党政军医及宣传、各行各业、各条战线坚持全国一盘棋。在疫情和危机面前,中国的“大政府”和“强政府”功不可没。

“集体”“个人”之争

从文化差异而言,中国文化秉承集体主义传统。主张个人从属于社会,个人利益应当服从集团、民族和国家利益,一切言论和行动符合人民群众的集体利益。

集体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理念,一直为中国社会的主导舆论所强调,“舍小家为大家”的集体主义精神在中国已经深入人心。在抗击疫情当中,我们始终坚信这是一场人民战争。既强调共产党人作为领导阶层的责任之心、使命之心、担当之心、作为之心、仁爱之心,也强调广泛动员群众、组织群众、凝聚群众。当时不顾个人安危、逆行奔赴武汉的既有党员干部也有普通群众。当社交媒体上出现不实谣言和信息时,广大群众积极响应号召,不信谣不传谣,有效地阻断了信息疫情的蔓延。每个个体都在抗疫中默默作出自己的贡献。

而在美国,个人主义根深蒂固,信奉追求自己的幸福是每个人的道德责任,本人最能准确掌握自己的基本情况和价值偏好,是自己最合适的道德代理人。国家和社会被要求设计一种“政治-法律”型的制度框架对其加以确认和保护。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危急之下,个人主义盛行的美国在短时间内难以形成共识。有关是否佩戴口罩、是否保持社交距离、是否暂停集体活动、是否采取封城措施等等的讨论,无论是在主流媒体、政府传播还是社交媒体上,都呈现多种信息良莠不齐、杂乱无章、民众难以取舍的局面。民众对政府缺乏信任,公共卫生机构虽然有相对较高的信任度,但毕竟所能调动的资源有限,与政府之间的沟通协调不畅,致使内耗严重,难以形成合力。

“喉舌”“自由”之别

从新闻体系而言,言论自由在美国被奉为圭臬。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缺乏传统专业媒体机构的把关人,各类信息几乎不受约束。有关疫情的负面、不实消息肆意蔓延,夹杂着选举政治的杂音,不但干扰正确权威信息的传播,误导甚至分裂民众,对抗击疫情造成了严重阻碍。即使在信息疫情蔓延,严重干扰抗疫的背景下,美国政府也无法采取有效行动治理社交媒体上的谣言,特朗普总统本人甚至成为一些谣言的源头。目前来看,仅仅依靠社交媒体自律和民众媒介素养的提高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社交媒体时代尤其是公共危机期间,“言论自由”的旗号对社会的有效治理形成严重挑战。

中国强调“新闻事业是党和人民的喉舌”,担负着反映舆论、引导舆论的重要任务。党的传统就是运用报纸、广播、电视等宣传工具,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教育人民,反映人民的呼声,弘扬正气,揭露消极腐败现象,动员组织广大群众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新媒体环境下,也要形成网上网下同心圆,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让正能量更强劲、主旋律更高昂。社交媒体与主流媒体融合,发布权威信息、开展政民互动、监控舆情风险。各类政务新媒体借助社交媒体平台及时发布讯息、与民互动沟通、提供“指尖”服务,为抗疫胜利保驾护航。新冠疫情成为“党和人民的喉舌”新闻理论在社交媒体时代的试金石。

中国治理模式可鉴

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共克时艰的集体主义精神,还有新闻为党和人民服务的理念,帮助中国战胜一次又一次的困难。中国不仅成功管控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也有效阻断了“信息疫情”。有关经验值得认真总结。

一是善于运用社交媒体。在公共卫生应急体系中,充分发挥社交媒体的优势,准确定位社交媒体的作用,让社交媒体成为监测和预警的“瞭望哨兵”,提升应急响应速度,“跑赢”病毒。社交媒体与主流媒体相互支持、互相呼应,让权威信息的发布“跑赢”谣言的扩散。充分运用社交媒体可以大大提高政府和公共部门的应急管理和服务水平。

二是有效监管社交媒体。治理“信息疫情”需要“刚柔相济”,既严格执法,也适度容忍一些抱怨,让社交媒体成为第一时间了解民情、疏解民怨的畅通渠道,成为政府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重要帮手。社交媒体并非独立王国,更非法外之地、舆论飞地。对于恶意造谣传谣情节严重者,追究法律责任。

(冯悦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副教授,李科、王翔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硕士研究生)

  
                     
友情链接
金启程2  -  金启程科技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