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端午,消费者难舍传统味端午假期定制游走红数字化点亮端午城市夜经济“死磕”树上熟,小白杏出疆烦恼不再强“数智”拼内涵,农批市场升势可期
第05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497期:第05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0-06-30

强“数智”拼内涵,农批市场升势可期

戴中久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在局部地区疫情反弹之下,农产品批发市场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舆论关注热点。对此,我们应保持理性的认识与思考,一方面不能否认农产品批发市场在我国农产品流通体系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对农批市场交易环境、硬件设施、管理水平、食品安全追溯等方面的升级改造应引起更多的重视,为农批市场的发展提供正向引领。

农批市场促流通作用卓著

农批市场作为农产品现货集中交易场所,对于平衡供求、价格形成、指导生产和增加农民收入等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在发达国家,批发市场都是农产品快速集散和流通的重要渠道。

中国的农产品批发市场自20世纪80年代初出现后,在政策的推动下得到了迅猛发展,并成为我国农产品流通的主渠道,农产品经由量达80%。农批市场作为我国农产品流通的中心枢纽,不仅加快了我国农产品流通的现代化进程,也对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保障城市供应、解决农产品“卖难买贵”、解决小生产和大市场之间的矛盾、推进农产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稳定疫情期间农产品供应、解决劳动人口就业等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直面农批市场发展“老问题”

在公众视野中,农批市场环境秩序脏乱差、经营设施简陋、信息化水平较低、运营管理模式落后、食品安全和溯源松散等是长期存在的问题。针对此次疫情的反弹,笔者认为,属地化管理松懈、市场内部管理疏漏、食品安全溯源缺失是导致本次疫情出现的原因,但之所以农批市场“长期这样低水平运营”,是由多方因素造成的。

首先,这是我国基本国情决定的。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但总体上与发达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比还有差距。农产品批发市场作为我国农产品流通的主渠道,起着稳价格、保民生的重要作用。但纵向来看,在社会经济体系中,农业仍然是无法与高精尖产业相提并论的低端产业;横向来看,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批市场起步较晚,运营特点与消费水平息息相关。

中国人口众多,消费水平多元化特点明显,高中低端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各异,而批发市场就像一个快速分销的漏斗,以最低成本聚集多层次人群的消费需求,并快速匹配供给,这也是在我国农批市场作用无可替代的原因之一。

而在这个过程中,批发市场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生存和收益的问题,那些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资金,又无法快速提高市场收益的基础设施建设,如信息化体系建设就较为滞后。

其次,这与农批市场经营主体有关。从1984年中国建立第一家农产品批发市场开始,中国的批发市场多是乡办企业借势成市或由商业企业、村集体及私人独立创办、运营,最后慢慢发展壮大。这就导致市场长期处于“谁投资、谁管理、谁运营、谁收益”的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市场要发挥公益性作用,就会与市场规律相左而难以实现。

近年来,虽然很多民营批发市场在特殊时期发挥了保民生、保供应等公益性作用,但作为民办企业,无法完全承担起公共管理角色,而在管理水平、人才匹配、基础设施建设、智慧化体系等方面,也需政府部门加大支持力度,才能实现全面提升。

此外,当前零售等领域正飞速进入数字化时代,农批市场的数字化进程则显得滞后。一方面市场缺乏创新动力,另一方面市场管理层缺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方面在农批市场中应用的创新意识,对人才和技术的投入也显得不够。

传统市场改造提升有五抓手

从市场发展角度来看,提升农批市场整体运营水平是一个系统工程。近年来,国家商务部等部门加大支持力度,出台了多项针对农产品批发市场升级改造的重要政策,这些政策从市场规范经营管理、冷链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信息化平台建设等方面对建立骨干标杆市场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

在这些政策驱动下,我国农批市场面貌也有了很大改善,催生了一批在绿色环保、食品安全可追溯、数字农批等方面有所作为的现代化标杆市场,如地利集团、中农联控股有限公司、温州菜篮子集团等。

笔者认为,要提升农批市场的发展水平,下一步还要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是加大政府支持力度。除了政策上的支持,政府部门还应在基础设施建设、建设规划、新基建、环保设施等方面给予资金支持,并在常态化的运营管理中,对数据、设施设备等使用管理安排专门运营企业开展工作。如浙江省温州市全面推进城区农贸市场改造升级,所有市属国有投资农贸市场均由温州菜篮子集团负责统一运营和改造提升。

二是完善标准化运营体系。农批市场自身也应积极投身升级改造,在现代化建设和管理上不断探索,在电子交易、园区标准化管理以及食品安全和溯源方面加强探索,运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现代化运营方式提升市场盈利能力。如地利集团正在探索以人、货、场为核心制定标准化管理的路径,并与市场实际情况相结合,归纳出普遍适用农产品流通的标准化体系。

三是加速数字化进程。将农批市场转型升级纳入“两新一重”范围,参与农批市场建设各地应形成合力,把握公益性市场话语权和决策权,避免松散式管理,为农批市场发展注入新动能。

四是加强人才引进。目前农批市场交易仍停留在摊位阶段,要提高运营管理水平,就必须吸引高学历人才注入创新模式、技术、理念和实践,同时还应加强批发市场从业者的培训工作,在规范操作、贸易交易、运营模式等方面提供进修机会。如中农联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发展“云仓配”模式加强电商云端建设,协同仓配一体化,实现农批市场智慧控制管理形成商业闭环。

五是引导市场良性竞争。现阶段,中国大中型城市一般至少存在2~3个大型农批市场,很多新建市场与旧市场间存在恶性竞争,靠简单的价格补贴吸引商户不利于市场高水平发展。对此,应加强正向引导,通过提升市场的现代化运营管理水平,鼓励发展智慧农批、数字化农批,提高市场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整体发展水平。

疫情为镜,要实现农批市场的内涵发展,政府要引导支持,市场要努力提升能力,不断总结提升管理水平,改善低水平低运营现状,农批市场升级再造势在必行。

(作者系中国蔬菜流通协会执行会长)

  
                     
友情链接
金启程2  -  金启程科技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