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反击怎地这么钢“双循环”引领中企构建全球价值链推动东亚强循环促进国际大循环英欧分歧再放大加美税争又升级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552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0-09-15

“双循环”引领中企构建全球价值链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 姚为群

众所周知,上一轮经济全球化的一个基本成果是全球价值链的形成并成为世界经济的基本特征。上世纪80年代,有经济学家发现,一个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的途径,可依据其自身比较优势,即企业异质性,既可选择出口贸易实现“产地销”,也可以通过对外直接投资实现“销地产”,从而颠覆了传统经济学有关贸易与对外直接投资互相排斥的论断。便捷的洲际信息通信技术与一系列制度性自由贸易安排的同时发生,推动了生产过程通过对外直接投资或服务外包,按生产环节或生产工序比较优势的劳动分工,从一国在岸发展到区域近岸配置,进而到世界各地远岸实现生产要素有效配置,出现了产业内,甚至企业内的任务贸易,形成了以跨境分散化和专业化为特征的全球生产网络和全球供应链,即经济学意义上的全球价值链。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企业得益于沿海开放战略与东亚“雁阵分工”模式的融合,开始通过加工贸易和利用外资外技,进口中间品加工成最终制成品出口世界市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后,中企凭借与日韩企业和海峡彼岸台商间的强劲生产关联融入了东亚生产网络供应链;2005年后,中国成为东亚生产网络中间品的核心市场,中国企业生产的最终制成品销往全球各地,全面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之中。

遭逢百年一遇的重大公共卫生危机,此次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增长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并大概率会延续两到三年,甚至可能成为长期伴随人类社会生产生活的一种新的大流行病。对此,各国政府已经要求企业在跨境配置生产要素时不能只考虑比较优势,而要更多关注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制止产业“空洞化”,全球价值链重构已经启动。

今天,按制造业增加值计,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2017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制造业比重的28.6%。如按产品增加值分布看全球价值链的微笑曲线,尽管在高增加值产品上,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依然处在两个高端,但在中低增加值产品上,在不同位置上都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几乎覆盖全产业链,涵盖制造业且全部门类。但据亚洲开发银行编制的世界投入产出表计算,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中中间品进口占73.5%,最终制成品进口仅占26.5%;中间品出口占49.8%,最终制成品出口占50.2%,这说明中间品在中国制造业生产中占有重要地位。

8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强调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将持续上升,同世界经济的联系会更加紧密,为其他国家提供的市场机会将更加广阔,成为吸引国际商品和要素资源的巨大引力场。作为全球的生产中心和供应枢纽,中国企业要充分利用全球价值链重构的这一战略机遇期,将世界看作一个统一市场,按照比较优势和维护国家安全、公共利益的原则来配置生产要素,实现生产要素和劳动分工在岸与离岸配置相结合,在离岸中又要近岸与远岸配置相结合,构建中国企业引领的全球价值链。为此,中国企业一要坚持市场导向,着眼全产业链,加强原始创新和销售网络建设,积极且全面提升中国制造业上游产品供给能力,尤其是盯住向境外下游企业出口中间品能力,盯住提升出口最终产品中中国中间品的含量和增加值;二要积极维护中国企业在现有全球价值链的地位和作用,动态对接各国经济发展战略,通过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构建链接型生产网络,从而继续以中国为枢纽,“钩住”欧洲生产网络,“粘住”北美生产网络,“稳住”东亚生产网络,以保障中国企业在再造后的全球价值链中有一席之地;三要积极对外直接投资建设产业集群,通过服务外包构建接单企业,以进博会为“磁铁”,形成中国出口上游中间品、进口最终制成品,既为中国、也为世界其他国家创造国内生产总值的良性经济循环。同时,在多边贸易体制改革中,在区域与双边贸易投资安排中,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政府要围绕保障中外企业全球价值链重构中“共赢”这一命题,提出建设性的新议题,形成具有约束力的新规则。

(作者系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

  
                     
友情链接
金启程2  -  金启程科技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