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联手为全球经济发展作贡献“新常态”下,国际经济环境挑战升级中国须合理接招美国三记重拳东亚三国房价冷暖不一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553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0-09-16

中国须合理接招美国三记重拳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 崔 凡

美国从奥巴马时期开始推行制造业回归,此前没有明显效果,但2019年取得了一定进展。根据科尔尼咨询公司的计算,美国从亚洲14个低成本经济体进口制造业产品规模与美国本土生产的制造业产品规模的比例在2019年下降了0.98%,这是自2008年以来首次有如此大幅度的下降。科尔尼公司将此比例对应的指数称为“美国制造业回归指数”,2019年为98。自2008年开始统计这一指数以来,2019年以前的年份大多是负数或者零,唯一的正数是2011年的11。但2019年的指数飙升主要是因为美国从亚洲低成本经济体进口制造业产品的下降,而非其本土制造业扩张。

如果“回归”这个优先的第一层目标难以达成,美国就推动第二层目标“近岸外包”。《美墨加协定》中的原产地规则是推动这一目标的手段之一。协定中的汽车原产地规则实际上是一个到2023年的近岸化时间表。2019年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制造业产品规模比上从亚洲低成本经济体进口制造业产品规模从38%上升到42%,是2008年以后的最大涨幅。

如果推动第二层目标的进展仍然不够理想,则推动第三层目标“中国多元化”,将部分价值链环节从中国挪到其他亚洲地区。美国从中国进口制造业产品占从亚洲低成本经济体进口的比重从美国对华加征关税开始的2018年三季度的66%迅速下降到了2019年四季度的56%。可以说美国的上述三层目标在2019年中美贸易战背景下均有所推进。在疫情影响下,美国可能将继续推进上述三层目标。

这三层目标与美国的政权更替关系不大,只不过两党推动的手段可能有所差别。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意味着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或环节的生产向东南亚转移是一个自然趋势,同时也为拉美经济体吸收一定的劳动密集型环节以及美国部分制造业的回归提供了一个时间窗口期。如果这一进程自然进行,中国不但没有必要反对,反而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以及对美绿地投资参与甚至推动这一进程。但是,如果这一进程主要是通过贸易保护手段来强行加速推动,恐怕就值得中国注意了。2019年,美国上述三大目标的推动主要是通过贸易保护关税强行遏制从中国进口来实现的。路透社和纽约时报等媒体披露了美拟议的“繁荣经济网络”计划。该计划希望把部分供应链挪出中国,同时还可能出现一些基于此目的的违反多边规则的进口替代补贴。对这些措施最后能走多远,我们还需要继续观察。

对于美国自内而外的三层目标的推动,中国必然要采取自内而外的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举措来应对。中央提出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应对当前形势的重要战略思想。深化改革,特别是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改革,才能真正发挥统一的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加速扩大开放,特别是投资自由化,才能增强大市场优势的吸引力。我们应该尊重市场主体包括外国投资者在风险和稳健供应链建设方面的考量,同时也要通过不断改善营商环境尽量促使“投资中国”成为大型制造业跨国公司在全球化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中的必要举措。

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挑战与困难具有长期性。坚持练好内功、完善科学防疫和安全生产体系、加速新基建建设、尽快形成以5G技术应用为代表的新经济生态体系与大规模应用场景、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改革、加速扩大与深化对外开放、推进以周边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为重点的自贸区战略、积极维护中美经贸关系,应该是在当前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稳定与提高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重要举措。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友情链接
金启程2  -  金启程科技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