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人士高度评价中国减贫经验中国减贫实践惠及世界疫情相迫 全球价值链何以自处国际支付体系东风渐盛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687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1-04-08

疫情相迫 全球价值链何以自处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高  波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改变了国际贸易投资活动,进而影响全球价值链走向。世界贸易组织(WTO)分析称,世界贸易增长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并发布了新冠肺炎疫情与全球价值链的工作报告。报告认为,尽管企业将权衡效率和风险关系,力争产品采购来源多样化,但发达经济体依然难以推动制造业回归或再外包活动。此外,疫情促使各国重视关键必需品供应,但开展全球贸易合作好于国内生产和出口限制等措施。为此,疫情过后全球最大的风险是放弃开放、非歧视性贸易政策,这将危及以规模经济、创新溢出、全球分工和多边贸易体制等带来的开放收益。


重组难免

疫情大流行导致多国医疗设备和药品短缺,因为社会需求短时激增超过企业的现有供应和生产能力,口罩、护目镜等个人防护用品依赖从中国、德国、美国等少数国家进口,医疗设备从德国、美国、瑞士等国家进口。同时,由于企业的中间品供应链被扰乱、物流运输延误和疫情封锁时间的差异导致复杂全球价值链的生产中断,这使企业关注全球价值链管理,以分散生产和贸易的风险。从企业层面看,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如下。

疫情大流行导致贸易成本波动,进而企业面临重组全球价值链的压力和动力。从企业运营看,如果全球价值链成本升高,企业的贸易成本预期上升,企业有动机将生产集中或分散到不确定程度较低的地点,以减少贸易成本。

疫情前,由于运输和通信成本不断下降,以及贸易政策环境良好和稳定,全球生产的分散性有所上升。运输成本低使得长途运输货物在经济上是合理的。通信费用低使得便利协调和管理分散在多个国家的生产环节活动中。贸易壁垒降低、多边贸易协定提供了稳定的贸易政策环境,使得跨越投资贸易活动的成本保持在较低和可预测的水平。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提高了以上贸易成本。这一现象持续多久,还有待观察。

新冠肺炎疫情直接增加了运输和通信成本,边境关闭或边境检查增加了过境时间。港口关闭、对船员变更限制等造成了航运网络的不平衡。为了防止航运费率崩溃,船运公司通过限制供应来应对航运需求急剧下降状况,进而导致海运费增加。此外,旅行限制间接增加了航空货运成本,在客机货运区运输的货物随着航空旅行的停止,这种运力大大缩小。疫情对关键医疗物资的需求剧增导致国际航空货运价格大幅上涨。

旅行限制不仅停止了个人旅行通过“境外消费”“自然人流动”方式提供服务贸易,而且停止了商务旅行,这对于确保全球价值链的顺利运作和开发新业务至关重要,如制造商选派工程师到海外生产基地指导和更新生产线因为疫情边境关闭和旅行限制,被迫推迟商业计划。寻找新客户和供应商、研发密集型制造产品也取决于商务旅行。面对面接触有助于建立信任,克服搜索和摩擦成本。商务旅行是一种投资方式,可产生关系特定的资本,并为交易带来增加值。因此,商务旅行中断可能降低全球价值链的国际化程度和业务关系的质量。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贸易成本的影响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明显不同。随着疫情大流行的消退,或者人们适应了在疫情下有效减轻其影响,预计上述大多数贸易成本将再次下降。国际旅行限制可能持续一段时间,由于健康安全环境的变化,旅客乘坐飞机的方式可能会像“9·11”事件后强化安检一样,适应新的健康安全要求。

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贸易成本的影响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也不同,保护主义迄今尚未推高贸易成本。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大多数贸易政策变化仅限于与疫情有关的货物,包括出口限制、取消关税等贸易限制和贸易便利措施。一些WTO成员采取措施以减轻疫情防控政策对贸易成本的影响,包括开辟道路货物运输优先通道、免除经营货物运输服务司机旅行限制和检疫要求、通过自动化程序避免个人接触来便利边境清关。因此,疫情的积极长期成果是极大推动海关程序数字化,面对疫情危机呼吁成员克制使用保护主义政策以减少对企业贸易成本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脆弱性的影响。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各个生产环节,如果生产组件是互补的,那么一个生产环节受疫情冲击停止生产,将会连环引发其他环节被迫停产。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不同时间点冲击不同的生产环节,那么全球价值链的生产将在整个时期陷入瘫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不久,国际社会对全球价值链受疫情影响的脆弱性进行了讨论。

第一,国际贸易在疫情中对全球价值链可以起到减震器作用。企业受到疫情的生产中断或需求过旺的冲击,可以通过进口获得必要的商品供应。因此,国际贸易可以缓冲针对企业的冲击,从而减少收入波动。同样,一个国家不能生产所需的医疗产品或药品,它可以求助于国际市场。实证研究发现,国际贸易可以减少疫情对国内冲击的风险,使各国的需求和供应来源多样化。经合组织模型模拟结果显示,与全球价值链对应的多边贸易体制比区域贸易协定安排更能抵御疫情对贸易的冲击,国内货物和进口商品之间的贸易替代弹性更高。如果国内生产中断或国内需求突然激增,国际贸易有助于应对供应短缺问题,因为企业可以替代其他供应来源。全球价值链的不同生产阶段是互补的,生产地点是分散的。因此,疫情的冲击体现在某个环节和地域。

第二,国际贸易可能放大疫情冲击的传播渠道。疫情利用国际生产网络本地化和集群化特点,通过贸易网络传播风险,对整个全球价值链产生负面影响。由于供应链中断,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初期,国际贸易降幅大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首先,疫情对劳动力供应的负面冲击发生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中国首先受到疫情冲击,然后蔓延至欧洲、美国和拉美国家。全球价值链具有互补性,一个地点的生产中断可能导致全球价值链瘫痪。2020年2月,WTO开发的全球贸易模型预测,更依赖从中国进口的中间品的成员将受中国供应中断冲击而出现较大的减产。疫情初期,中国的汽车生产商(现代和本田汽车)因疫情封锁而出现供应中断冲击后,韩国和日本的汽车生产商被迫停产。这证实了全球价值链中替代弹性较低。

第三,企业可以通过供应来源多样化来增强全球价值链的弹性。全球价值链中的替代程度短期内相当有限,但从长远看则更有可能。同时,少数大型供应商在地理分散的复杂全球价值链和贸易网络中发挥核心作用,但也容易因疫情而受到冲击。企业应侧重于产品供应来源多样化和其他战略,以降低全球价值链的短期刚性,提高其稳健性和弹性。


两大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全球价值链的两大风险。其一,企业缺乏多样化供应导致供应链崩溃;其二,企业对一个或少数主要供应商的依赖面临东道国政策变化的风险,导致贸易成本上升或供应链中断。如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许多成员对出口或同等措施实行限制、政府强制购买医疗用品或疫苗,以解决国内医疗用品或疫苗短缺问题。

在考虑全球价值链风险管理时,全球价值链弹性和稳健性应做区分。稳健性(robustness)被定义为危机期间维持全球价值链正常运营的能力,而弹性(resilience)被定义为在危机后的特定时期恢复全球价值链正常运营的能力。新冠肺炎疫情前,企业面临着短期稳健性、负面冲击和高效率之间的权衡。稳健性对于疫情大流行期间的口罩等关键必需品供应非常重要,通过供应商、替代生产地点和准确实时信息,了解供应链中的库存水平和过剩情况。经验证据和模拟分析表明,供应商越多样化的企业,其波动性越低,而多样化也使企业在危机冲击后更具弹性。当企业与供应商和客户保持多元联系时,危机造成的产出损失较小。  (未完待续)

(作者系英国伦敦布鲁奈尔大学商学院博士)

  
                     
友情链接
金启程2  -  金启程科技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  邮箱:184181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