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贸协定看亚欧新范式应对国债和汇率波动,日本央行进退两难发展海洋经济需探索新路径中企助力,马尔代夫“希望之城”腾飞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9980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2-06-23

发展海洋经济需探索新路径

语音朗读:语音播报

■周 密

海洋是地球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许多国家提供了经济社会发展的资源支撑。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统计,有将近30亿人从海洋中获得了食物、工作和收入。2020年,基于海洋的商品和服务贸易达到2.5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3%,为全球各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稳定的物流支撑,而尚未开发的海洋经济潜在收益更是高达24万亿美元以上。但是,海洋在人类经济活动的影响下也变得更加脆弱,流入海洋的800万到1200万吨的塑料垃圾,以及高达51万亿以上的塑料微粒正改变着全球食物链。全球超过三分之一(34%)渔业资源在可持续水平以下。相对而言,海洋比其他各类资源接受的关注和支持更为不足。据UNCTAD统计,2013-2018年,全球只有约1.6%的官方发展援助资金(约每年29亿美元)与海洋相关,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SDG14子目标(保护海洋和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的资金是各个子目标中最少的。关注度和支持力度的不足带来了海洋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威胁到相关国家(大部分是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社会发展。为此,UNCTAD提出,要建立可持续的海洋经济,应做好五方面:

一是发展无污染的替代物。要通过新材料减少对海洋的污染,通过可回收可降解的自然纤维、海藻副产品或农业废弃物制成的材料替代化工产品,在降低废弃物处理成本的同时创造新的产业热点。二是达成WTO渔业补贴协定。在6月12-15日的WTO第12届部长级会议上已达成该协定,可缩小各方的治理能力差距,处理非法、未经报告和未被监管的捕鱼和海洋资源非法贸易活动,增加气候韧性,保护海洋并促进负责任的贸易和投资。三是关注海洋相关的社会问题。穷困和被边缘化的社会群体、个人无法从海洋资源的商业化中获得公平的收益,需要由海洋经济的相关利益方以更为包容的方式增加相互理解,减少非关税壁垒和气候变化影响等贸易束缚。四是增加科技的可获得性和使用。数据搜集和分析工具的应用可以为各方获得更多进行判断的信息依据,市场相关利益方也可能因此做出更为准确的商业判断,在技术支持、能力建设项目的推动时也会更为有效。五是建立可持续和有韧性的供应链。支持小规模的市场参与者(如渔民)参与全球供应链,增加经济多元化水平,扩大海藻养殖、副产品加工等领域的发展。加强港口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发展中小岛国的航运可持续和贸易开放。

中国是海洋经济大国。根据《2021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2021年中国的海洋经济在新冠疫情冲击后出现强劲复苏,全国海洋生产总值首次突破9万亿元,达到90385亿元,比上年增长8.3%,比同期的GDP增速快0.2个百分点。海洋经济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0%,占沿海地区生产总值15.0%。从海洋经济主要产业的贡献来看,滨海旅游业、海洋交通运输业和海洋渔业分别占到前三位。2021年,上述三大类产业的贡献率分别为44.9%、21.9%和15.6%,合计在海洋经济中的占比超过八成,达到82.4%。相比而言,虽然海洋生物医药业的增加比上年增长18.7%,达到494亿元,但在海洋经济中的占比只有1.5%;海上风电新增并网容量达到上年的5.5倍(1690万千瓦),全年增加值比上年增长30.5%,但占比仅有1.0%。

美国也是海洋经济大国。由于国家间的统计口径差异,中美两国的海洋经济发展的规模和结构明显不同。根据美国海洋管理办公室(NOAA)的统计,2018年的包含海洋和五大湖水域的经济产值为3970亿美元,创造了240万个就业岗位。2019年,美国的海洋经济的销售额达到6657亿美元,10个分部门的产值分别是旅游休闲(1490亿美元)、防务和公共管理(1150亿美元)、离岸采矿(570亿美元)、交通运输(260亿美元)渔业和渔产品(140亿美元)、造船(120亿美元)、科研教育(72亿美元)、建设(43亿美元)、专业和商业服务(30亿美元)。其中,与2018年相比,美国海洋经济部门中增长最快的是离岸采矿(增长123亿美元)、防务和公共管理(增长114亿美元)、油气开采(增长87亿美元)、造船(增长81亿美元)和旅游休闲(增长27亿美元)。与中国相比,美国对海洋矿产资源的开发和军事领域的活动产值较高,在包括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关注相对较少。

海洋是开放合作的重要空间,实现可持续的海洋经济发展目标需要各方的协同行动。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加速调整,供需关系和供应链网络发生明显变化,海洋的作用更为重要,中国的海洋经济也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全球气候变化增加了海洋生态环境的脆弱性,海平面的加速上升使得沿海区域在处理陆地与海洋关系时需要寻找新的平衡点。加强海洋经济的发展,并非为了一味的做大规模,而是需要有更为系统的协同与改进。海上风力发电所形成的能源在对陆地能源补充的同时,也可能创造包括绿氢制备在内新的市场发展空间。面对发展的机遇与挑战,需要积极行动起来,寻求形成广大发展中经济体的发展共识,创造公平、合理、有序的国际经贸环境;保护市场主体的利益,缩小海洋经济发展的能力鸿沟;将陆地经济与海洋经济的发展统筹起来,将经济活动与生态效益统筹起来,将商业利益与科研需求统筹起来,以开放的态度和创新的精神推动海洋经济获得持久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国际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电话:010-58360287  传真:010-58360287